第十二章、破冰行动!(1 / 2)

加入书签

dragonking能源研究室是一个高调又神秘的存在。

它是镜海大学的招牌和门面,是多次获得国内国际能源大奖的超凡存在。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想不被人关注也很困难。

虽然隶属于镜海大学能源研究所,可是却并不在研究所那栋豪华气派的办公楼里面办公。它偏安于校园一角,被一排排高大茂密的香樟和凤凰树给环抱围绕,看起来幽静而神秘。

鱼闲棋走到dragonking能源研究室大门门口,立即有一名老保安上前迎接,笑着说道:“鱼小姐,虽然您是咱们研究室的常客了,但是没有内部职员卡,按照规定,还是请您做个登记......”

“好的。”鱼闲棋干脆利落的在登记薄上面写下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以及拜访时间,拜访事项等诸多信息。

登记完毕,鱼闲棋把笔交还给老保安,问道:“彪叔,鱼家栋在哪里?”

“我一个守门的,哪里知道教授在哪里忙活?你还是进去问问鱼教授的秘书吧。”老保安笑着说道。

“好的,谢谢。”鱼闲棋便朝着里间走去,不少人看到鱼闲棋都会主动和她打招呼。

“小鱼回来了?好久不见了。”

“来找你爸吧?他在研究室忙着呢......”

“闲棋都长成大姑娘了,上回见着还是扎着两条小辫子的黄毛丫头......”

------

鱼闲棋小时候就喜欢跟着爸爸一起到研究室玩耍,鱼家栋是个工作狂,钻进工作室就一整天见不着人影,反而是这里面的工作人员给予她颇多照顾,所以她和他们都非常的熟络。倒是那些新进人员不认识她,一个个眼神诧异的看着这个像是公主来巡视自己城堡庄园一般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鱼闲棋在秘书海玲的带领下,径直进入了鱼家栋的办公室。

“鱼家栋在哪儿?”鱼闲棋出声问道。

“教授还在研究室......”海玲微笑着看向鱼闲棋,问道:“喝点儿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

“还和以前一样。”鱼闲棋说道。

“稍等。”

海玲出门一趟,很快就替鱼闲棋送进来一大杯香草冰淇淋。

鱼闲棋很喜欢吃dragonking能源研究室的冰淇淋,她总觉得这里的冰淇淋比外面卖的要好吃一些。而且,这是她从小吃到大的味道,每次过来不吃一杯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一点儿什么。

鱼闲棋一边吃冰淇淋,一边陪海玲说着话。鱼闲棋第一次过来的时候,海玲二十三岁,那个时候她是鱼家栋的秘书,现在她已经人至中年了仍然是鱼家栋的秘书。

鱼闲棋对海玲很是钦佩,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忍受那个「暴君」地性格的。

砰!

办公室门被人重重推开,头发雪白乱如鸡窝,身材矮小,戴着一幅大黑框眼镜被人称为「白头教授」的鱼家栋闯了进来,看到坐在沙发上面吃冰淇淋的鱼闲棋,问道:“你确定还要在那条绝路上面走下去?”

“确定。”鱼闲棋放下手里的冰淇淋杯,认真说道:“这是我答应回来的条件之一。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我的研究方向。”

“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都被撞得头破血流仍然不肯回头......”鱼家栋满脸嘲讽的模样,说道:“既然你仍然坚持,那么,我们就公事公办。你的弦理论研究室同样挂靠在镜海大学能源研究所名下,但是办公场地会放在dragonking能源研究室内部,也就是这栋楼的三层......人员由你自己招聘,能不能招来是你的事情。但是一应支出都由dragonking能源研究室这边走账。还有什么问题?”

“我想见见投资人。”鱼闲棋说道:“我想知道,是谁出钱投资了我的弦理论研究室。”

“他不想见你。”鱼家栋一脸冷酷的模样,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女儿而有所通融,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还有事要忙......”

说完,转身就走。

“闲棋,教授的性格就是这样......”海玲看到鱼闲棋沉默不语,以为她为父亲的态度感到伤心,想要出声安慰。

鱼闲棋摇了摇头,说道:“我早就习惯了......我就是在想,到底是什么人愿意花那么多钱投资我的弦理论项目?这个东西.......就像是鱼家栋说的那样,前途极其渺茫,或许永远都不能带来任何收益。我原本想要和他见上一面,好好对他说声谢谢......”

“有钱人的世界,我也不太了解。”海玲摇头,说道:“但是,他们既然选择了你,那一定证明你有别人不可替代的优势。”

鱼闲棋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一点儿自信我还是有的。可是,他既然选择了我,为什么又不肯见我呢?......海玲阿姨,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不知道。”海玲摇头,说道:“是投资人直接找上教授,委托教授来操办这件事情的。我没有参与过。”

“就算知道,你也不会告诉我,是吗?”鱼闲棋说道。

“是的,我是教授的秘书,我要对教授的工作负责。”

“难怪鱼家栋二十几年都不愿意换秘书。”鱼闲棋端起桌子上的冰淇淋杯继续吃起来,说道:“兵来将来,水来土淹。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工作室给搭建起来......”

她迅速把杯子里的冰淇淋吃完,放下杯子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鱼闲棋走到办公室门口,对着正在收拾桌面的海玲说道:“刚才差点儿出了车祸,原本想要和他聊聊这件事情的,想要告诉他他差点儿没了我这个女儿......”

“闲棋......”

鱼闲棋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这些不重要了。”

说完,便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