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没有我需要仰望的人!(1 / 1)

加入书签

半月餐厅。

敖夜走到餐厅门口,对迎宾小姐说道:“你好,鱼小姐订的位置。”

迎宾小姐惊讶于敖夜的俊美帅气,笑着说道:“先生,我带您进去。”

鱼闲棋已经坐在位置上等候了,看到敖夜过来,说道:“你晚上还要参加军训吧?不会耽搁吗?”

“军训没有你重要。”敖夜说道。

能否返回龙王星,鱼闲棋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环节。他们需要她来帮忙寻找一个星碟跳跃的支撑点,而且,还需要她为此建立一个完整可行的穿棱方案毕竟,这趟星际行程不是直接从a点跳到b点,而是从a点跳到b点,再从b点跳到c点从c点跳到d点稍微差了一个点,就差个十亿光年的距离。

在敖夜的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比鱼闲棋更加重要了。

听到这句话,鱼闲棋却有了另外一番解读,抬眼看向敖夜,问道:“你都是这么和女人说话的?”

这家伙年纪轻轻的,看起来以前没少飚车啊。

甜言蜜语张嘴就来,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不。”敖夜接过服务人员递过来的菜牌翻看,说道:“我只和你这么说话。”

“”

调戏!

**裸的调戏!

看到对面那张认认真真帅气着的脸,鱼闲棋竟然没有什么生气的想法。

一个长成这样的男生一本正经的和你说着那么动听的情话,这不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没有女人会讨厌搭讪,她们讨厌的是搭讪的人是个丑逼。

“想吃什么,随便点。”鱼闲棋出声说道:“虽然我知道一顿饭难以偿还你的救命之恩,但是,如果连一顿饭都不愿意请,那就实在太忘恩负义了。”

“惠灵顿牛排,蘑菇汤。”敖夜干脆利落的点了自己想吃的食物。他才不会和人客气呢。

“给我一份西冷。汤嘛蔬菜汤。”鱼闲棋出声说道。

“两位要喝点儿什么吗?”服务人员出声问道。

“喝点儿红酒?”鱼闲棋看向敖夜,出声询问。

“不喝。”敖夜说道:“给我一杯冰冻可乐。”

看到鱼闲棋眼神怪异的看向自己,敖夜也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了,毕竟,她对自己而言是很重要的人。他愿意为她让步,说道:“如果你想喝酒的话,我也可以陪你不过,我还是觉得可乐更好喝。”

“那你还是喝可乐吧。”鱼闲棋放弃了,和一个说「我是龙」和「我活了两亿岁」的家伙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她看向服务员,说道:“麻烦给我一杯佐餐香槟。”

“好的。”

服务小姐眼神怪异的看了敖夜一眼,心想,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就是个傻子呢?

转念又想,一个傻子都有这么好看的女朋友还是这张脸太有杀伤力了。

鱼闲棋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敖夜,说道:“敖夜,你平时就是这么和人交际应酬的吗?”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飞机上,你说你是龙,还说你活了两亿岁飞机遭遇恶劣天气的时候,你说不要求神,求我”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至少给我的感觉是就是你有时候说话的方式,会让人不太舒服,而且说话的内容会让人觉得太过荒诞。你现在还是学生,大家对你的包容性会更高一些,而且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利益矛盾。但是等到你走出校园,进入社会开始工作之后这种性格会让你吃大亏的。”

鱼闲棋自然不相信敖夜两亿岁的鬼话。

在她的心里,敖夜就是一个长得过分好看的男孩子,是镜海大学的大一新生。

如果只是飞机上的一场偶遇,从此以后再无牵扯,她也不会说这些「交浅言深」的话。可是,敖夜是她的学生,更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就有必要站在师长长辈的身份上好好的劝一劝他,让他改一改性子,这样才能够更好的融入进大学的集体生活里面,以后走上社会也不会因为性子「怪异」不合群或者吃上什么大亏。

这确实是诚心实意的在为敖夜的现在和未来考虑了。

冰冻可乐送了上来,敖夜端起来喝了一口之后,露出一脸满足的模样,这才看向鱼闲棋说道:“我为什么要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只在意我的感受。如果我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那活着该是多么的无趣啊。虽然这样的人生已经足够让人觉得无聊了。”

“可是,这个社会是网状结构的,每个人都会被一条又一条丝线给牵连着,没有人是独居动物。作为社会群体中的一个个体,每个人都需要迎合一些大家已经约定俗成的东西,或者在某些人或事物上面进行妥协。即便是我们这些做科学研究的,同样要懂得这样的人情世故”

“譬如实验室有一笔研究经费,领导可以将它拨发给你,也可以拨发给其它的人。假如有一个升职的机会,领导可以把你提上来,也可以把和他关系更加亲密或者他更加喜欢的人提上来再譬如”

“不用譬如了。”敖夜打断鱼闲棋的话,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需要。”

“不需要?”鱼闲棋眉头紧锁,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以一个更舒适惬意的姿态面对敖夜,说道:“我看过你的个人档案,虽然学习成绩算不得优秀,但是能够进入镜海大学,已经比很多人聪明和幸运了。再说,进入大学之后,所有人又会重新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面你可以在这个时候用力冲刺,甩掉你的同龄人或者那些原本需要你仰望的人。”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敖夜沉声说道。他感受到了鱼闲棋的真心,也知道她是发自内心的在对自己好。

劝学,这是父母家人才会做的事情,现在鱼闲棋担负起了这样一份责任

「以后她就是我的妈妈了。」

敖夜瞥了一眼鱼闲棋饱满的胸部,在心里想道。

听到敖夜愿意接受自己的建议,鱼闲棋高兴不已,身体前倾,那胸前的果实就更加显得沉甸甸的,笑着说道:“敖夜,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可以帮助你。你的研究方向是什么?或者说,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鱼家栋?”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敖夜轻轻叹息,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我需要仰望的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