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春江花月夜》!(1 / 2)

加入书签

「敖夜!」

「敖夜!」

「敖夜!」

在419寝室几个女生的带领下,敖夜的名字响彻全场。

敖夜原本就是物理学院有名的帅哥,在刚刚入校的时候,就因为颜值爆表而广受关注。据说还有学姐为了加他的微信而帮他推了一路箱子,即便这样也没有要着

学姐因爱生恨,还在同学面前说了不少敖夜的坏话呢。

后来又有了和周启航争物理学院校草的传闻,女生们为此分成了两派。一派喜欢敖夜的清秀风流之俊美,而另外一派则喜欢周启航的阳刚坚硬之帅气。两方唇枪舌剑,吵的不可开交。

结果以敖淼淼的强势出手而一举奠定了敖夜这边的胜局,周启航那一方因为「品行不端」「卑鄙阴险」而被拿掉了临时班长,也受到了不少男生女生的鄙夷。

可是,女人是健忘的。

特别是面对好看的男人或者女人的时候。

当她们看到脸若刀削斧劈的周启航深情哀惋的演唱一首荡气回肠的《王妃》后,瞬间又忘记了他之前的种种过往和不堪。

她们的眼里只有此时闪闪发光的周启航,只有眼眸深情专注的周启航,只有声线嘶哑悲怆的周启航

很多人都很乐意成为那个王妃,被他霸占全部的美。

敖淼淼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气。

在她心中,敖夜是完美无缺的,是最让人信任和依赖的对象。她从一只小幼龙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到了现在已经喜欢了两亿多年。

也正是知道哥哥的优秀和与众不同,所以她一直想要隐藏哥哥的「魅力」,免得给自己增加太多的竞争对手。

这也是数千年来一直在身边闺密好友面前编排敖夜坏话的原因。

但是,她可以说,别人说不得。

当她坐在女生方阵里,听到那些女孩子议论说「还是周启航更帅一些」「周启航才华更胜一筹」「敖夜不如周启航,他除了好看一无是处」之类的话后,敖淼淼就忍受不了了。

周启航这样的小蟑螂,也敢和敖夜哥哥相提并论?

敖淼淼脑袋一热,不管不顾,也不在意此举会招引多少想要来做她嫂子的女人或者男人

她就是想要把敖夜推出去。

就是想让全世界至少全操场的人都看到,她的敖夜哥哥是多么的惊才绝艳。

419寝室是新生里面的明星寝室,敖淼淼是当之无愧的物理学院第一美女,俞惊鸿也是被无数男生喜欢的文艺女神,夏天的冷酷和文莲的娇憨惹人怜爱也同样吸粉无数。当这几个女孩子一起喊着敖夜的名字时,自然就引发了新一轮的狂潮。

喜欢敖夜的,希望他能站出来把周启航给比下去。

不喜欢敖夜的,希望他能站出来被周启航给比下去。

更多的则是吃瓜群众

「打起来打起来」

「打死一个少一个」

「拳打周启航,脚踢敖夜,活捉敖淼淼和俞惊鸿哦,还有鱼闲棋」

------

敖夜都快睡着了。

在全场突然间开始喊叫他的名字之前,他确实快要睡着了。不是睡觉,而是一种神游天外的「恍惚」。

即便他坐在人群中间,他仍然觉得很孤独,很寂寞。

眼前的一切人或者事都让他觉得无趣。

每个人都有自己活着的理由,有人为了金钱,有人为了名誉,有人为了改变自己或者家人的生活,有人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和儿时的远望

有人单纯的为了活着而活着。

可是,自己呢?

重返龙王星?

两亿年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再有个两亿年就一定能够做到吗?

杀死黑龙王为父母亲人报仇雪恨?

强悍如神一样的父亲都战斗不过的敌人,自己回去了又能如何?现在的龙王星还是以前的龙王星吗?

敖夜自己都不能确定。

可是,他仍然需要把这种不确定的事情告诉他的族人,告诉他的子民。也是他的那些兄弟伙伴,要让他们心里还有愿望,还有期待,还有一起共同奋斗的目标

倘若一个人连信仰和目标都没有,那他们的生存还有什么意义?

敖炎属火,脾气最为爆裂。一心想要回去为族人报仇,可是,假如有人告诉他再也回不去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回去敖炎心中的戾气和熊熊燃烧着的战斗之火如何平息?

那个时候,怕是生灵涂炭地球置身一片火海之中吧?

还有骨子里放荡不羁的敖屠,以前在地球上憋得发狂的时候,没少做那些有可能给整个人类带来危害的事情。最终还是被敖夜给劝阻回来,给了他目标,给了他任务,让他知道活着还有事可做,还有目标可追寻

最让敖夜难以捉摸的还是敖牧,或许他是最先明白他们再也回不去的龙族,所以他成了一名医生,利用自己的木系治愈能力和精湛的医学知识去治病救人。

他为自己找到了生存的意义。

至于敖淼淼,自己就是她生存的意义

想到此处,敖夜心里对那个千娇百媚却又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小姑娘充满了愧疚。

她给予自己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倘若没有她的话,自己的龙生要比现在更加无聊吧?

她张扬怪诞的性格,学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技能,甚至包括她混世魔王一样惹事的能力不就是想让自己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人需要他的,这个世界上是有一些好玩的人或者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的。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一成不变,也不是一无是处。

她担心敖夜一言不合,就躲在某个龙窟或者海底睡上几百数千年。

她可以承受一切,但就是不愿意承受没有敖夜时的孤独。

“哥,来一个。”敖淼淼脆生生的喊道,就像是一口咬下来的果肉在嘴巴里咔嚓咔嚓作响。

敖夜和她的眼神对视,然后从男生方阵之中站了起来,一脸宠溺的看着她,轻声说道:“我需要一支洞萧。”

“谁有洞萧?”唐泽教官出声问道。

“竟然要表演吹萧谁会喜欢听这个啊”

“就是,不会唱歌就跳舞嘛,不会跳舞讲个笑话也行干嘛那么麻烦啊?难道还要让人等一个小时不成?”

“干嘛不拉二胡啊,再给他戴幅墨镜,就是瞎子阿炳了”

------

听到敖夜说要一支洞萧,那些喜欢周启航的女生立即出腔表达自己的不满。

周启航用手肘捅了捅死党李明远的胳膊,嘲讽说道:“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老古董。”

“嘿嘿,他倒是有胆子站出来弄巧不如藏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那可就要丢死人了”

“说不定人家当真有什么绝活呢?”周启航出声说道。

他说这句话不是为了帮助敖夜解释,而是希望抛出这个梗之后,等待李明远用更凶狠的话来反驳自己。

果然,死党是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失望的,他冷笑连连,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有人喜欢吹萧,但是并不代表有人愿意听人吹萧?他就是吹出一朵花出来有几个人懂得欣赏这玩意儿?闹闹哄哄的,能有什么美感?”

“我倒是有点儿期待”

“我期待吹完之后大家一起喝倒彩。到时候我来起个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