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比亲密更亲密一些!(1 / 2)

加入书签

国人讲究含蓄之美,讲究留白,讲究余韵,讲究欲拒还迎,欲说还休。

哪有一上来就把话给说死的?

现在的年轻大学生,都这般没脸没皮恐怖如斯了吗?

「再说,你这么说,我还怎么接?」

苏岱盯着敖夜,发现这家伙简直是生平劲敌。

就连鱼闲棋听到这句话都有些惊讶。

因为形象靓丽,身材性感,她在国外的时候也没少被人搭讪。

“小姐,你是我见过最火辣的东方女孩儿”

“难怪我的咖啡如此苦涩,原来所有的糖都在你眼睛里”

“你是小偷吧?为何见到你我的心就不见了呢?”

那些外国人说这些土味情话的时候,或表情戏谑,或故作深情。但是,无论是他们的眼里还是脸上,都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认真!

是的,认真!

敖夜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严肃,眼神诚挚,也就是说,他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也就这么说了。

这不是表演,因为再高明的表演都会有表演痕迹。

这么一比较,这么浅显浮夸明显用力过猛的情话也就让人为之动容了。

鱼闲棋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的心里确实是有一些小小的窃喜的。

嗯,一丝丝。

鱼闲棋看向敖夜,轻声劝慰着说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这里是学校,哪有坏人敢跑到学校里面来害人?”

顿了顿,又补充着说道:“如果你确实不放心的话,就陪着我走一段吧。走到明理路的时候你再回去,正好那里距离你们男寝楼比较近”

“说要送你回家,就要送你到家。”敖夜固执的说道:“少一米一厘米都不行。”

说完之后发现这台词有点儿耳熟,是不是达叔看剧的时候,自己顺便瞥了几眼?

“”

鱼闲棋一脸无奈的看向苏岱,说道:“那就一起走吧?”

苏岱确实和她同路,俩人的房子在同一个院子里,中间只隔着两栋小楼。她没办法拒绝和他前后脚到家的苏岱而选择和一个学生回家,这样显得自己和敖夜的关系也实在太过亲密了些。

鱼闲棋从来没想过要和一个学生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她甚至都没想过要谈恋爱。

男朋友是什么?有弦好玩吗?

“呵呵”苏岱再次习惯性的扶扶鼻梁上的眼镜,笑着点头,说道:“那就一起吧。”

如果说之前他对敖夜还有些「轻视」的话,现在却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鱼闲棋看向敖夜的时候眼神里面充满了宠溺,更重要的是,她竟然为了敖夜让步

他认识的小鱼儿是多么骄傲多么固执的女人啊,为了坚持自己的喜好和研究方向,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吵得不可开交,关系僵到冰冻状态,为此她好几年都没有回国。她从不喊那个男人「父亲」,而是直接称呼她的名字「鱼家栋」。

就算是面对他们这些死党好友的时候,好不容易约她出去喝一杯咖啡,说好了只给半个小时的时间,结果半个小时时间到了,咖啡还没有上来就起身走人。傅玉人再三劝阻都没有效果,我行我素,她又何曾退让过半步?何曾为别人委屈过自己一分?

一直以来,苏岱都觉得,小鱼儿这样的女人,应该找那种有学识、有地位、勤奋上进,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优质男人。样貌什么的,在这种女人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看一眼就过去了,还能带回去收藏不成?

自己心中的女神啊,怎么就为了一张好看的脸堕落了呢?

苏岱盯着敖夜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后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长得挺好看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眼睛明亮深邃,而且没有刚刚进入大学时那些男孩子的青涩和毛躁,看起来很是沉稳成熟

「咦,我为什么要夸他?」

苏岱摇了摇头,赶紧把脑海里这些荒谬的想法给排斥出去。

“怎么了?”鱼闲棋看到苏岱用力摇头,出声问道。

“啊?”苏岱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过大,已经引起了鱼闲棋的注意,就连敖夜也眼神诡异的看了过来,连忙解释着说道:“可能是昨晚睡觉落枕了,颈椎有些不太舒服”

鱼闲棋就看向敖夜。

敖夜拒绝,说道:“我可不给他治疗。”

敖夜只给他认为重要的人治疗,这个人不熟。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