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要不然现场表演下(1 / 2)

加入书签

“胡说什么?那分明就是我家小姐的!”温仙瑶的贴身侍女琴衣也跑了过来,一边跪下帮温仙瑶擦了血,一边怒声呵斥。

原本她都计划好了如何让小姐的翡翠,被那乡下来的‘偷走’了。

可还没来得及施展呢,竟是突然被唱了这么一出?

温家的族亲们都从大厅里走了出来,个个都是满脸懵逼。

动大脚指头想也知道,温仙瑶也绝对不可能偷温枯的东西啊。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一个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要偷,也绝对是温枯偷温仙瑶的啊。

她竟是愚蠢至此,连这种谎话都敢编。

徐玉也走了出来,听温枯此言,她的双颊都微微发红,躁得慌。

温枯压根儿就不理睬众人,只是淡淡的扫了琴衣一眼,“你鼻翼上的红痣,很特别。”

琴衣,“……”这话,她不是很懂。

温仙瑶被琴衣扶着,浑身是血,骨头都散架了,几乎凝了一身力气,才冲着温启极委屈的叫了一声,“爹……”

温启这才回过神来。

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丹药一出,顿时整个院子都弥漫出一股药香,众人不禁咽了咽口水,看着温启手中的那颗雪白的丹药,眼放精光。

那是一颗高品质的疗伤丹,千金难求,一颗下去,哪怕是五脏俱损的内伤也能迅速修复。

整个温府也只有三颗而已。

温启碾碎了给温仙瑶服的,温仙瑶一服下,惨白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而后琴衣才将人扶到一边休息。

温启做完这一切,便到了温枯跟前,与她只有两步的距离。

“重伤姊妹在前,转移话题诬蔑姊妹在后,你怎生的这般冷血无情,歹毒至极!”

若不是宫里下了旨意,他说什么也不会把这灾星接回家的。

刚一回来,就把他气成这样!

温枯,“怎么生的,你心里没点数?要不然现场表演下?”

温启,“!!!”

粗鄙不堪,令人发指!

人群中,却有少年低低的笑声,“呵呵,这个姐姐有意思了,不愧是有过十七个未婚夫的人,真特别。”

随身侍从,“殿下,您可别蹚这浑水哟……”

……

温启的心口起起伏伏,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盯着跟前的温枯,看着她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便想起十八年前,那个带着一身黑雾降临到他家的女婴。

他此刻真是后悔,为何自己当初竟是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她。

温启懒得跟她费唇舌,只见他捏紧了拳头,高呵一声,“来人!”

李嬷嬷便急匆匆的上前去,在温启跟前跪了个端正,“请老爷吩咐。”

“召孽兽出,今日我必是要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女!”

温启双手负在身后,眼里一丝温情都没有,于他而言,温枯这幅模样,就算是送进宫里去了,也必是会给他们温家带来祸患的。

不好好教导,早晚惹出大祸。

更何况,她重伤瑶儿,诬蔑瑶儿,害他浪费了一颗高品质的疗伤丹,他自然不会轻易饶了她。

孽兽,那是温家的惩罚之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