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跪久了都站不起来了吗(1 / 2)

加入书签

温枯,“原来我还有亲娘的?”

徐玉被她怼的脸色一白,她捂了捂心口,做了个深呼吸,“你不必如此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是我给了你生命,我没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温枯抬了头,唇角都是讥冷,“所以呢?”

徐玉眉头紧蹙,“所以你必须去跟你爹认错,跟赵纤梅和温仙瑶认错!”

话落,只见徐玉拿出一个包袱来,里面是数根带刺的荆条,她随意的扔在了窗边,“认错的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主动道歉,他们顶多抽你几下,你再把那翡翠还给温仙瑶,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温枯见此,声音愈发的冷,“你这是跪久了,都站不起来了吗?”

徐玉,“你!”

白日里她虽已是见识过温枯的傲慢无礼,但想着自己毕竟是她的亲娘,温枯定不会轻易冒犯她。

可没想到,她这一刀刀的戳的如此狠。

“我不管你怎么想,这个错你必须去认,九幽台你也绝不许去!”

徐玉却是铁了心,一夜未睡,她的双眼都布满了血丝,此刻连表情都显得很是狰狞。

温枯微微眯眼,眼底一丝针芒,很刺人。

徐玉见了,愈发的激动,她又往前跨了一步,一双手穿过窗户,扯住她的衣领,“你根本就不了解赵纤梅是什么样的人,她不会放过你的!”

“温仙瑶更是温启的掌上明珠,她是天上的明月,你是地上的尘埃,你跟她没得比!”

“我让你去道歉,是保你的命!”

温枯只是静静的听着,也未推开她的手,只是看徐玉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东方的天际渐渐露白,一抹朝霞出,温暖的橘光洒在了温枯的脸上,那一刻她却是笑了。

那笑容,明明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却偏又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你是要保我的命,还是保你自己的命?”

徐玉愣了一下,光顾着看那张朝霞下的容颜了,明明那么温暖的颜色,却依旧融化不了温枯浑身的寒霜。

她在笑,可那笑容似乎比哭还让人觉得难过。

“你只是怕我给你添麻烦,让你在这温府更加难过罢了。”

徐玉似乎被说中了心思,她有些恼怒,扯的温枯的衣领更紧。

“你懂什么?!”她低吼道,“自从生下你之后,我在温府的日子如履薄冰,你姐姐跟人私奔受尽唾弃,你哥哥又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如今你又回来惹是生非,你定要折磨我报复我吗?”

徐玉用了力,把温枯的衣领都扯烂了。

她的脖子被勒出了一条红痕,温枯却是没反抗她。

她似乎极难得这么耐心,听徐玉说了这么多废话。

等到徐玉发泄完了,她才轻悠悠的掰开她的手,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自己的衣襟,再缓缓道了一句,“报复你?你不配的。”

徐玉,“!”

此刻,温枯却已是站了起来,她的眼神越过徐玉,看向东方天际愈发灿烂的朝霞,“你走吧,没事别在我面前晃。”

嗯,难得没用‘滚’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