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魔鬼(1 / 2)

加入书签

云娘迷迷糊糊的醒来,刚好就看见这一幕。

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谁的心不是肉长的呢?小姐她其实……很渴望亲情的罢?

……

翌日天色未明,温启就从九幽台回来了。

跪了一天一夜,加上淋了暴雨,温启十分的狼狈,好在赵纤梅一直在九幽台陪着他,这让他对赵纤梅越发的疼惜。

瞧瞧,他那结发妻子可是半眼都没曾来看过他!

是觉得自己生了个不得了的女儿,便也敢跟着目中无人了?

温启气冲冲的回了府,换了一身干净衣裳,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先去徐玉那儿找了麻烦。

赵纤梅跟着一块儿去的。

徐玉难得睡了个安稳觉,夜里还梦见长安了。

小长安还穿着那双她亲手做的虎头鞋,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说:娘亲,别把妹妹丢了好吗?

徐玉愣了愣,眼泪哗哗的往下落,“如果她只是个平凡的姑娘,娘亲怎么舍得把她丢掉……娘亲也没办法啊……”

她在梦里哭的伤心,只想伸手去抱抱他。

眼见着就要碰到长安的小手,身上猛地一阵剧痛,立刻把她从梦中疼醒了。

“啪!”徐玉刚睁开眼,就见得一道黑鞭朝着她的脸劈来。

她闪躲不急,硬生生挨了这一鞭子。

鞭子上有细碎的倒刺,从徐玉的脸颊上刮过,顿时扯出一条可怕的伤痕来,鲜血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淌。

徐玉被打懵了,她的脑子嗡嗡响,下意识的往床角里缩。

温启却是打上了头,一把拽着她的胳膊,将她从床角里扯出来,狠狠的摔到了床下面。

“都怪你这个贱人!”温启扬着手中的黑鞭,又连抽了三鞭子。

他猩红着一双眼,宛若一个魔鬼。

“要不是你生下了那个逆女,我能受这样的羞辱?我温府能叫外人看了笑话去?!”

赵纤梅站在一旁,看着浑身是血的徐玉,心里才稍微畅快了些。

表面上却又做出一副要去劝说温启的样子。

“夫君……”可刚一开口,她又捂着唇连连咳嗽数声。

温启听了她的声音,赶紧将赵纤梅扶到一边。

“梅儿,你陪着我跪了一夜,你身子骨本就娇柔,这风吹雨淋的怎么受得了?”

“快快坐下休息。”

话落,温启直接把徐玉床上的棉被拖了过来,把赵纤梅裹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她再受了凉。

“夫君,此事与姐姐无关,你别打她了,我看着心疼……”赵纤梅裹着被子,目光楚楚可怜的很。

“你心疼这个贱人做甚?”温启愈发的火大,“我们在中跪了一天一夜,可没见她心疼过我们!”

话落,他又执起黑鞭,用了吃奶的劲儿甩了下去。

鞭子划过,抽的空气都呜呜做响,每一鞭落在徐玉身上的时候,都是连皮带肉的扯出一条指深的伤口。

徐玉张了张嘴,只疼的倒吸凉气,她甚至连求饶声都发不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