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温枯断气了(1 / 2)

加入书签

夜里有了星光,她分明能瞧见温枯满眼都是嘲讽。

这个贱人!

温仙月沉着脸,她才十八岁,也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能结成金丹了。

放眼整个虞国的年轻一辈,有谁能跟她比?

哪怕是二皇子顾惊世,论修为都还要低于她很多!

一个刚刚结丹,一个已经快要到金丹期,完全都不是一个档次!

她此番从丹鼎宫回到家里,除了给仙瑶奔丧报仇之外,还有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去魅岭山一趟。

前阵子魅岭山便有了异动,消失五年的蓝玄翎再度出现了。

丹鼎宫的弟子在山上发现了它的踪迹。

温仙月主修的是水系术法,蓝玄翎作为冰系灵兽和她最是般配,若是能得到蓝玄翎的兽核,那她顷刻间便能结成金丹,她已经卡在这个关头很久了!

所谓兽核,就是兽类的内丹,里面凝聚了兽的毕生修为。

蓝玄翎是极其难收服的灵兽,五年前中原数国和势力去抓捕它,都没能将其收服,所以此次温仙月也没抱收服它的念头。

她要杀了那只兽,夺取它的兽核!

“温枯,你别太嚣张。”四周没有旁人,温仙月也懒得装了,她直勾勾的盯着温枯,“我知道你不一般。”

“就算你掩饰的很好,也盖不住你满身的血腥臭味!”温仙月冷冷一笑,“我已经让人查过你前十七个未婚夫的真正死因,相信明儿个天不亮,太子就会看清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你觉得到那时,他还会无条件的护着你吗?”

温仙月从来都不是无脑之人,丹鼎宫的弟子个个精明的跟鬼似的,要没点心机手腕,她怎么能成为宫主唯一的亲传弟子?

仙瑶的死讯刚一传来,她立刻命人去将温枯的过往一丝不落的查清楚了。

虽然所获甚少,可其中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她每一任未婚夫死前,都与温枯度过一夜。

就算证据不足,也可以理解为,温枯不止是个荡妇,还是个杀人狂魔。

这样的女人,谁都避之不及,太子就是被她迷瞎了眼,也理当清醒过来了。

“啊呀呀,这都被你发现了~”温枯微微咧唇,足下步子一挪,靠近了她几分,“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呢。”

温仙月莫名的头皮发麻,这贱人妖里妖气的简直叫人不舒服。

温枯话落,唇角的笑就裹上了冰,声音一转,“那你就更该死了哦。”

她的目光在温仙月身上来回打量,“一巴掌拍死你不太划算,这样吧,把你绑起来,扒光衣服,头顶开个十字刀,再把水银灌进去,完完整整的剥下这张美人皮,想来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肉啊内脏啊可以剁成酱,我重新栽的蔷薇刚好需要新鲜的肥料。”

“这骨头呢,啊,刚好可以炖大骨汤,街上不少可怜的流浪狗会喜欢的。”

温仙月这次是真的头皮发麻了。

穷尽她的脑子也想不到这世上竟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温枯披散着满头海藻般的卷曲的长发,夜风一吹,恐怖的跟个厉鬼似的。

温仙月终于是忍不住,她掌心生风,淡银色的灵力如浪花一样瞬间出现在她的掌心。

刹那间整座祠堂都刮起了暴风雪,温仙月的周身都被风雪包裹,只见冰雪在她手中凝成一支寒剑,跃身而起,手中的剑直往温枯身上刺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