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失恋了(1 / 1)

加入书签

李小蝶现在虽然很伤心,可是想着自己好容易经营下来的店面和修整好的房子,这要是要都被抢走了就彻底完蛋了。

她就瞬间变的坚强起来,擦了擦眼泪:“我现在得赶紧回去。这帮人消息灵通着呢,我得好好的安排一下才行,东西该收拾的赶紧收拾起来。”她根本就不想住院了,想直接回家。

李小蝶伸手去抓孩子,可是肩膀上的剧痛,让她叫出声,手也松开了。孩子差点掉到床底下去。

顾夏赶紧抱住了孩子,放在了床上:“你这样不行,你伤还没好呢,还是好好的养病吧,千万不要从冲动啊。”

“你就不要管了,这不是冲动,你是没有和那这些人打过交道,要是我在这里养病啥也不管的话,等我回去,保证家里面连门都被他们拆了去了。我得赶紧处理了。”

“处理了?”

“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赶紧把店给关了,房子卖掉了,里面所有的值钱东西都要拿走不可。我等着别他们整死吗?我可不是傻子。”明明她是受害者,可是也知道硬和他们对抗的话是根本不行的,只能赶紧逃走再说了。

她失去了丈夫,非常痛苦。可是客观条件却逼迫着他不得不清醒过来,要面对面前的一切,就像是一个上战场上的女战士,看到亲人去世了可是还是要义无返顾的前行。甚至都没办法顾忌丈夫的后事了。明明那么喜欢他的。

李琦心里面感慨万千。

她费劲的穿外套,顾夏赶紧过去帮忙穿衣服了:“你收拾好了房子记得要回医院来啊,你的伤美好呢”

“懂的,你不要担心了。孩子给我吧。”

“我帮你抱着。”顾夏抱着孩子扶着她下楼去了。

她找了一个三轮车带着孩子就要走,顾夏不放心想要一起去,可是被她给拦住了。

“你帮不了我的了,我得先回娘家一趟,你也不认识我娘家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她坐上了三轮车,对顾夏挥挥手;“我走了啊!”

顾夏挥挥手:“小心点啊。别和你爸妈吵架。”

“知道了放心吧。”李小蝶和娘家人的关系很冷淡,而且平时也几乎不联系,可是知道这样要好处的事情只能靠娘家人,靠她一个女人是根本不行的,得到的财产还要给自己的哥哥和弟弟一部分,不过那也比便宜了婆婆家的这帮混蛋强多了,她还是选择了找他们帮忙。

顾夏目送着李小蝶抱孩子远走,这才回了学校,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学校的课都上完了,只能上晚自习,她只能管王娟要笔记本可可这里面的重点内容。

王娟道;“也没讲啥,和之前一堂课说的差不多,明天就月考了,你到处跑这个时候才回来,到底干啥去了。”

顾夏叹了口气:“不是好事儿,考完试再告诉你。”

“嗯,你安心吧。一切都会好的”

顾夏点点头,开始看笔记本,她脑海里面一直回想着第一次看到这两口子的场景,人生就是这样无常,今天还高兴欢乐,明天说不定就要分开了。真的好惨。

她心情抑郁,半节课都看不下去,干脆也不看了,给冯天生写了一封信。

我真的很想花好月圆人长久,可是终究只能是一场梦,人生太残酷了,很多事情不可能按照我的想法来进行,人生很虚无,好人遇到了太多的伤痛。

写完了又觉得太沮丧了,加了一句光明的尾巴:总之要好好的生活啊,可心无愧。

顾夏看看窗外,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那么美丽,可是今晚上注定没办法团圆了。

难过郁闷的不光是顾夏,顾芊芊此时也非常难过。

她难过的原因是失恋了。

是的,顾芊芊在这么繁忙的拍摄任务中,还是恋爱了。她现在拍摄的是一部古装剧,和港台的两个演员一起拍戏,她来自北方,他们南方人的语言自己听不懂,受了不少嘲笑,其中一个高波的三线明星一直帮她,两人关系很近。经常一起研究剧本,越来越亲密了。

高波高大帅气,非常的有魅力。顾芊芊这还是第一次坠入情网。

她父母虽然看着,可是也有照顾不到的时候,她还是和这个人建立了恋爱关系。随便找个小旅馆就和她睡了,她觉得很幸福,觉得可以和对方当一对影视夫妇,也蛮不错的。

当然了这也只是她一个人自以为是,对方可没觉得和她是恋爱关系。

这一天她就看到了高波的女朋友来探班了,对方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女儿,非常漂亮,身份高贵,和自己这样的小明星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两人在媒体记者之前大大方方的牵手,还有人可他们的婚期什么时候。

她当时就自惭形秽,躲在一边,等到找机会质可这个高波,他怎么可以欺骗自己的感情。

他反而理直气壮,语气当中带着一种嘲笑:“你不是吧!真的以为我是喜欢你的吗?不过就是一起玩玩罢了。”

“谁要和你玩!你要是早说,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高波耸耸肩,双手一滩:“那就不要在一起啊,北姑。你当我很喜欢你吗?白白送上门来的,我为什么不要啊?好笑。”

这个称呼是当时南方的人嘲讽大陆女孩的时候,常说的词汇,意思就是去港台去卖的。高波虽然之前一直对她笑盈盈的,可是明显从来没有瞧得起她过的。

“你简直是大混蛋!”顾芊芊气的浑身发抖,上去就要打他,可是被他甩一边去了。他嫌弃的看看顾芊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你安分一点吧,在闹下去,我对别人说你勾引我,让导演换掉你的角色。”说完了就走了。

顾芊芊知道他可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因为那个时候港台演员非常嚣张,就算是十八线的,来到这里也可以当老大,女演员说换就换。嚣张跋扈。何况是她这样一点没有背景的。

顾芊芊只能忍气吞声,晚上也吃不下饭,眼泪汪汪得坐在床上,也不敢对父母说。

半夜了也睡不着,眼睛看着外面的月亮,心道,有谁和我一样过的这么坎坷的吗?我也太惨了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