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身破人亡(1 / 2)

加入书签

看到老马我奇怪:“师父怎么来了?”

“你这一去这么多天也不回去,为师等的黄花菜都凉了,再不来看看你,不知道你怎么样了。”

老马说着走来我面前,看了我一会,把手伸过来,将我的手拉过去按住看了看,放开了才说:“救你的那个东西来头不小,看来你没事了。”

“师父觉得他是什么?”玄君的身份始终是个谜团,我自然是想知道,而我问老马,自然也多有试探,他说季末扬阳寿快要尽了,总不能听他说片面之言。

老马笑呵呵的:“你这丫头,鬼心思真不少!”

“师父知道么?”我一脸正色,老马才点点头。

我震惊起来:“师父知道?”

“我既然拥有法眼,区区一口镇魂棺,有何看不透?”

我讶异:“镇魂棺?”

老马看着我颇感不满:“没用!”

说完老马看向地上的季末扬和罗绾贞,更是一声叹息:“可怜这两个人了!”

我奇怪:“那里可怜?”

“一个童子一个童女!”老马说那话的时候我更震惊,老马不会乱说,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本事他还是有的。

我立刻追问:“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男人不能娶,女的不能嫁,也娶不得,也嫁不得!”老马越说越奇怪,我才拉着老马刨根问底。

老马看了我一眼,问我:“这两人对你很重要?”

“嗯。”我点头。

老马才道:“这男的要是破了身,必死无疑,女的要是破了身,同样必死无疑。

童男童女,在古时候,叫做金童玉女,也就是天生一对。

但金童玉女乃是一些神尊身旁的护法童男童女,所以不得破身,这是戒律。

现在童男童女,也叫童子花姐,这两种都不得婚配,即便婚配,也不得圆房,一旦圆房,死期也就不远了。

生死轮回,是有因果的。

前世今生,早已注定。”

“这么说,他们两个,前世可能是金童玉女?”我问老马,老马看我。

“你面相看,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你身边的人,会因为你而接连离去,但也可以更改。

今天看见你这个哥哥,倒是也不着急了。

你们兄妹相生相克,你生他死,他生你死,这倒是奇怪。

要不是前世仇深似海,就是挚亲挚爱。

若你弱点,他必然强点,也就不必担心他会早死。”

老马越说越觉得有些道理,我问老马:“那我死了呢?”

“你死了他也会死,他的命格看,是护法星,面相看,虽然与你相生相克,但却是为你护法,你死他也会死!”

“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算命?”我那般问,自然是有些不悦。

老马也不生气,说道:“他们没事,躺一会吧,你不是想知道镇魂棺的事情,来吧,带你去看看。”

老马转身去了外面,看着老马的背影,总觉得不放心。

跟着老马出去,就把老马喊住了,老马回头看我,那精明的眼神,一眼就看出我心里想什么来了。

跟着老马问我:“那你是想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我犹豫片刻,终究还是认怂了!

“师父还是先说镇魂棺的事。”

老马对我还算顺从,我这般说他便没有去后院,停了转弯的举动。

老马不耐烦的对着我:“修道之人,最忌七情六欲,若能放下,将是一大造化,可我看你,不但放不下七情六欲,更放不下世俗凡心。”

“是。”

老马是恨铁不成钢,我却无所谓,老马被我一气,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笑了起来。

“既然你已经认准了这样一条路,那我也不必多言,只是等那天你酿成大祸后悔的时候,也能这么气定神闲!”

“师父,我尽量。”想起孙悟空师父来了!

世人皆知孙悟空闯下大祸回去师父不见,世人却不知道,师父早已知道孙悟空的下场,一切早有安排。

老马这才道:“但凡棺椁,便分三六九等,什么阴沉木,柳木,石棺,金棺银棺,都是阴鬼容身之处,且可助迅速成事。

其中,青铜棺是最佳。

但不管如何,这些棺椁还有镇压的作用,这就好像是各种法宝,可以镇压鬼怪,但要是稍有不慎,不但不能镇压反倒助长阴鬼。

这棺椁乃是千百年前之物,由师乃至天师精工打造,将活人装入其中,最终封棺,施以法术,将其镇压其中,最终沉入水中,另其永不能超生,生生世世镇压在青铜棺里。

所以这棺椁,就是镇魂棺!”

我艰难吞咽,仿佛喉咙里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硌住,良久才问:“这么说,这棺材里被镇压的是活人?”

老马点点头:“差不多。”

“有没有可能,是死了才放进去的?”我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可换来的却是老马坚定不移的摇头。

“那是谁将他真压倒镇魂棺的,那么残忍?”我不敢相信,玄君躺下去的那一刻,棺盖缓缓封起的画面。

“能把他封住的人,必然要是天师级别,至于是谁,我这双法眼想看,还有些困难!”

我猛然看向老马:“师父看不到?”

“刚刚想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挡住了。”

“师父,你要没什么事先跟我回别墅吧,我想去看看季末扬和罗绾贞。”老马不是神,也有看不到的东西,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能不管季末扬和罗绾贞。

“他们有什么好看的,既然你不想知道有关青铜棺的事情,那便直说,至于那两人已经没事,我这就要回去,你今夜休息,明夜来吧。”老马转身就去了大门口,我还没等看清,他就不见了。

转身我看向后院方向,趁着季末扬和罗绾贞还没醒,朝着那边过去。

青铜棺所在的地方已经是光秃秃的,站了一会,我转身走的时候感觉身后有什么动静,但转回去看,身后却什么都没有。

看了一会,我才转身离开。

回到别墅季末扬和罗绾贞醒了过来,看到我季末扬和罗绾贞半天才反应过来。

罗绾贞问我是不是师叔来了,我在别墅看了一眼,看他们两个没事,就先回去了。

下午我休息了几个小时,听见有人敲门我才醒过来。

罗绾贞在门口跟我说话,问我睡了么?

“没有。”

我一说,门应声而开,罗绾贞还是那么不客气。

进门端着一个托盘,看了看我走了过来:“季末扬在楼下一直不吃不喝,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让他上来,他又不上来。”

“没胃口吧,何况他刚刚昏迷,应该还没恢复,不必在意,你做的什么?”我坐起来,想吃的样子。

罗绾贞犹豫了一番,把燕窝粥送来给我,我就坐着吃了起来。

看着我吃,罗绾贞坐下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阿花她们那里去了?”

“得知我不能帮助阿花,她们已经离开了,以后也不会出现。”

罗绾贞是何等聪明,我说以后不会出现,自然是有原因的,她也会想到最坏就是了。

她不问起身站了起来,准备要离开,我不等她离开,叫住了她:“贞贞。”

罗绾贞转身看我,还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面向我看:“什么?”

“晚上我想吃丸子汤。”

“……”罗绾贞的脸好像是苦瓜,就听她双手骨节发响,而我则是慢悠悠的喝着燕窝粥。

当晚我吃到了丸子汤,但罗绾贞吃饭的时候总是对我阴阳怪气的。

季末扬坐在一边若有所思,吃过饭我就起身站了起来。

拿来我的背包,准备离开了。

季末扬起身问我:“去那里?”

我转身看他:“我认了一个师父,他要教给我法术,以后用来傍身。”

“不行……”

季末扬并不愿意我修道,这是他从开始就埋下的信念,但我已决定,岂是他能更改的。

我想了下:“如果一切都已注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杀我者必亡,逆我者必衰。

我不去找他们可以,起码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我能从容面对,就算是死,那又如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