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1 / 2)

加入书签

“你倒是好心态,就不打算加加价了?”秦牧摇晃着手“下一件拍品,玉芝树!”新上来的拍卖师掀开红布,里面是一株晶莹剔透的盆栽,不同的是,盆栽里面装的不是泥土,而是一颗颗圆润的鹅卵石般的温玉!

“玉芝树,百里神医亲手栽培,可以自动衍生转化灵气,有安定心神,固本培元之效!”

“起拍价二十万金币,加价不少于一万…”

当拍卖师说完这话,台下立马陷入了一阵狂热!

“我出二十五万!”这可是玉芝树啊!不说别的,就那安定心神的功效就让人嗤之耳鼻!要知道修炼最忌讳浮躁心绪不稳!

“二十六万!”

“三十万!”…

价格蹭蹭地往上涨,拍卖师面色沉稳,目光却时不时地瞟向楼上的包厢,历年来,包厢里坐着的客人都是名副其实的财主!

就好比刚才那株芷菡草,虽然最后交易没有成功,但是也随着包厢客人的加入,拍出来超乎寻常的价格!

然而三个包厢皆没有丝毫动静……

“你真不去找那卖主接洽一番?”

包厢内秦牧一杯烈酒下肚,带笑的眼睛看着凤云汐,“这天下又不是只有这一株芷菡草。”她可是旁观了刚才的争夺,烫手山芋!

叩叩~包厢传来敲门声,厚实的门被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一身拍卖师的衣服,这不是刚才的拍卖师齐彭岳嘛!

凤云汐饶有兴致地打量被浅歌带到面前的人,还未等她开口,齐彭岳便笑容可掬地拘了个礼,“姑娘可是盛京凤家凤云汐小姐?”

“难为齐大拍卖师认识我了。”凤云汐淡淡地点头。

“那就没错了!”齐彭岳顿时笑了起来,眼里带着些许恭敬:“刚才我们东家让在下给凤小姐送样东西过来!”

说着,齐彭岳就给凤云汐递来一个盒子,正是刚才拍卖中盛放芷菡草的玉盒!

“东家还说了,如果凤小姐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尽可以差人告诉在下……”

凤云汐接过玉盒,里面确实是芷菡草无误!她眉头微皱,“你家东家是……”

“这个嘛!”齐彭岳一脸笑容,“东家说了,需要凤小姐自己去猜!”他的目光扫过了凤云汐腰间的玉佩,眼里迸射出一簇光芒。

“……”

“好了,在下的任务也完成了,祝凤小姐竞拍愉快!”齐彭岳道,转身步履匆匆地离开。

“嘿!难怪你不着急,原来有后手啊!”秦牧抛起一粒花生米,用嘴接住。

凤云汐若有所思地看着到手的芷菡草,取下腰间的玉佩,当日那个男人硬塞给自己的玉佩,她随意的挂在腰带上,刚才齐拍卖师却盯着这玉佩……

“诶?你什么时候得的玉佩?怎么之前没见你带过?”秦牧注意到凤云汐手中的玉佩。

“一个怪人塞给我的,觉得还不错就戴着了。”凤云汐随口回答。

秦牧却走近几分,带着端详的意味看着玉佩,“麒麟玉佩……”他小声嘟囔着。

“怎么,有问题吗?”凤云汐抬头看着秦牧,那张时刻闷骚的俊脸少了几分玩虐,多了些正色。

“啊?哦!没有,只是有点好奇!”秦牧摇着头,麒麟玉佩…这不应该出现在这啊,尤其是师妹身上!算了!回头问问大师兄们!凤云汐闻言挑眉,没有经过思考便说,“一千一百万。”

她的嘴角勾起满意的笑,哪怕你真的做了充足的准备又如何,这炼丹炉,我要定了!

只见凤钦宇听到包厢的喊价,眸子里便出现了深深地愁容,恍惚间又隐藏地不见丝毫,面带微笑,没有继续加价。

“一千一百万一次。”

……

“一千一百万三次!成交!”拍卖师重重地拍下定音锤,宣告这场拍卖正式结束。

潮水般的人群缓缓从门口涌出,而此时,炼丹炉已经被送到包厢中凤云汐的手中。

凤云汐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炼丹炉,整个炼丹炉的四壁都画着各种各样的符咒,有加固作用的,有提高温度的…几乎所以能和炼丹扯上关系的符咒,上面都有了!

还真是丹王的东西,这些符咒单独画在炼丹炉上还好办,可是这么多,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姑娘可还满意?”送炼丹炉的不是别人,正是先才的齐彭岳。

“嗯…”凤云汐将炼丹炉收入戒指,看向一旁的秦牧,眯笑着眼。

“干…干嘛?”秦牧被盯得很是不自在。

“付账啊!”凤云汐理所当然地说着,嘴角挂起弧度,悠哉悠哉地走出包厢,留下秦牧一人在包厢,被齐彭岳等人围住……

“小姐,我们就这样把牧公子扔在里面,真的没事吗?”浅歌有些后怕,看牧公子的模样,好像也没带多少…

“你放心…”凤云汐拿起路边的一支步摇,“秦牧可不是个穷光蛋。”最多花掉他的老婆本罢了。凤云汐在心里暗自补了一句。

“可是…”听到凤云汐的话,浅歌安心不少,却也依旧有些忐忑。

“不用担心,他到哪都能活!”凤云汐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喝了她这么多酒,也不是白喝的!

阁楼之上,秦牧面露一抹浅笑,望着逐渐走远的凤云汐,随手抛给齐彭岳一块令牌,“去百医堂取吧。”随即从窗口消失。

“百医堂。”墨离夜修长的手指夹起令牌,随手扔给身边的人。

“随便找个人去取来便是。”

说话间,墨离夜已经走出房间,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走廊中。

而另一边,凤云汐也大包小包地买到不少珍惜草药,虽说江城是个小城,不过在这拍卖会期间,一些等级达不到拍卖要求,却也是极好的东西,都可以找到。

良久,凤云汐连同浅音浅歌便出了城,原本破破旧旧的马车早已经变得宽敞华丽。虽然是这样的马车很招摇,但是……

凤云汐一把掀开车帘,坐了进去,一双美眸直视前方,但是去盛京刚刚好!

“浅音,走吧。”凤云汐点燃软榻上的熏香,以一种犹为舒适的姿态倚在马车内。

“小姐,我们不等等牧公子吗?”

“不必管他,咱们和他不同路。”凤云汐摆摆手,静坐在车厢内,去盛京以后,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悠闲了。“不管了!现在有了芷菡草,还没花一分钱,师妹,你运气真不错啊!”

凤云汐没有搭腔,放下手里的玉佩,将芷菡草收入空间戒指,继续看着台下的拍卖。

而此时,转身出门的齐彭岳一改刚才的笑意,一脸冷肃地朝旁边的包间走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