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少年(1 / 2)

加入书签

江无咎跟在江宛的身后进了门,他目不斜视,显然对面前这两个少爷都不感兴趣。

“小孙大人。”江宛笑容可掬地招呼了一声。

孙羿面色微红,对她行礼:“不敢当。”

江宛再看程琥:“我可不知道你也进了金吾卫。”

程琥一挺胸,伸了个懒腰:“进那地方有什么可傲的,整日里就被人使唤着做些杂活儿。”

程琥边说,边挑衅般地看了眼孙羿。

他今日来本是被人托了来传话的,没料到被请进了门,便见孙羿竟然也在厅里坐着。

还真别说,这孙大郎穿着禁军的衣裳,倒是去了两分平日的畏懦,顺眼了不少。

但是平白无故,孙羿这家伙打扮得这么俊做什么。

程琥想着想着就悟了。

必是这孙羿做他表姨夫之心不死啊!

所以程琥此时看孙羿异常不顺眼,也是情有可原。

江宛看不惯程琥耀武扬威的模样,只道:“不论做什么活儿,好赖人家有份正经差事,你呢?”

程琥便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我怎么了!”

他真生气了,再看江宛身后那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矮子,竟然也一副看笑话的模样,顿时炸了:“你,跟我出去打一架!”

“走。”江无咎果断道。

江宛道:“无咎,别跟着他胡闹。”

程琥见江无咎脸上一丝畏惧也无,不满道:“你个下人怎么嚣张!”

江宛又转头对程琥道:“慎言。”

江宛看看他们俩,再想到自己毕竟要跟孙羿谈正事儿,便挥了挥手:“去吧去吧,不许见血。”

偏程琥走都走了,一看孙羿还留着,便悄悄跑回来附在江宛耳边道:“表姨,可别这小孙子骗走了啊。”

江宛抬脚便踹,可惜踹了空。

再看孙羿时,也就懒得虚客套了。

“坐吧。”江宛也坐上了主位。

孙羿道:“夫人若有什么交代的,直言便可。”

江宛摇头:“倒没什么交代的,这点事儿的前因后果想必你也清楚,我只有一句话。”

“请说。”

江宛正色道:“公事公办,不必替我报什么私仇。”

孙羿有些怔忪地望着她。

这是为了他好。

还以为上回自己唐突上门后,她便会避而不见,没想到竟这样坦荡。

孙羿莫名觉得自己心头的大石头也不见了。

他望着江宛平静的双眸,释然道:“我明白。”

因公务在身,他也没多留,便起身告辞。

江宛亲自将他送到了大门口,见护卫将绑着双手的宋管家推上了马车,对他道:

“一路平安。”

孙羿颔首,翻身上马,下令启程。

兴许是因为身边孩子多了,江宛看着沉稳不少的孙羿,竟然有了老怀大慰之感。

少年人们长得总是这样快。

回了院子后,见到抱着在地上滚的无咎和程琥后,江宛就很想撤回上一句话了。

等分开两个混世魔王,江宛忙让无咎先去换衣裳,把程琥领进了偏厅中。

“你到底来找我做什么?”江宛问。

程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耳廓通红:“没什么,就是福……福玉公主,那日我……我……”

“你说话怎么结结巴巴的?”江宛好整以暇。

早觉得这小子对福玉的态度有些别扭,眼下光是说一说福玉公主的名字,他就要脸红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