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虫从口出(1 / 1)

加入书签

顾夜对太子道:“殿下,一会需要用内力逼出蛊虫。你看,是用你的暗卫呢,还是让我家王爷帮忙呢?”

“小神医的意见呢?”既然把性命交到她的手上,就要对她十二分的信任。太子殿下首先想到的是她的建议。

顾夜微微一愣,道:“我的建议……当然是由我家老公来了,毕竟这世上对内力控制,能超过他的,数不出几个来。而且,他比你家暗卫,更容易理解我的指令。”

太子殿下点点头道:“那就麻烦宁王大人了。”

顾夜微微一笑,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浑圆火红的药丸。药丸上散发出的清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显然非凡品。

“服下吧……不过,这丹药钱可是要另算的。”顾夜想到这颗药丸,耗费了她两钱变异药材,就心疼不已,“不要别的,你库房里的原石如果还有,再给我搬几块!”

司徒岩如果在的话,肯定会吐槽她钻到钱眼里了。

太子殿下服下药丸后,顾夜给老公简单讲解了一下。就只见凌绝尘双掌突然扬起,起落如飞地运功拍向太子的周身大穴,双掌一次又一次地抬起落下,由快而慢,由急而缓……

太子的身子,开始微微冒出汗时。顾夜骤然发出另一指令,凌绝尘跃上软榻,盘膝坐在太子的身后,右手放在他的百会穴,左掌抵住灵台穴,澎湃的内力,如潮水般汹涌地通过这两个穴道,冲向丹田处。

太子仿佛忍受了难耐地痛苦,身体微微颤抖,豆大的汗珠,浸湿了他的亵衣。不多时,整个人就跟掉进水里一样,浑身湿透,就连榻铺着的被褥,也濡湿了一片。

琳琅公主手攥得死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太子弟弟看。深深先进掌心的指甲,显示出她内心的紧张和担忧。

渐渐地,太子的汗水中,隐隐透出膳腥之气,本来透明的汗珠,此时也微带着粘稠的深红色液体。白色的亵衣,被液体染成了红色,就仿佛浑身染血一般。

琳琅公主的心,仿佛有人揪住了一般。看着太子痛苦的表情,她恨不得把音妃从冷宫揪出来,用刀子把她生刮了!

音妃疯了之后,从她断断续续的疯话中,拼凑出太子中蛊的始末。

音妃失了第一个孩子后,很快怀上了五皇子,心中的伤痛被冲散不少。可她流产后不久就怀孕,身子并未养好,在生五皇子的时候难产,差点一尸两命。好在医仙在森国京郊采药,被皇帝请来,保住了这对母子的命。

当五皇子的智力问题初见端倪时,音妃心中埋藏的恨意,一点点被掘开。如果不是太子,她就不会流产,也不会伤了身子。她会有一个聪明健康的儿子,甚至更多。以皇上对她的宠爱,她的孩子并非没有机会问鼎那个位置!

恨意一天天聚集,终于有一天,她向太子动手了。嗜血蛊是她家暗中养着的巫师给她的,一开始只是小小的虫卵,能轻易放进太子的饮食当中。以太子对她的信任,对她送去的食物,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嗜血蛊虫卵的孵化,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太子此时体内蛊虫的数量,应该从七八年前就中招了。当时的太子,不过十来岁的孩子。而五皇子才不到七岁,智力却只相当于两三岁的幼童……

虽然,音妃和五皇子的不幸,太子是直接原因。可当时的他,不过是还走不稳路的孩童,并非有意为之。如此恨意和报复,太过荒唐!

“呕……”琳琅公主的思绪被打断,她一个激灵,朝着榻上的太子弟弟看去。太子侧着脑袋大口大口地呕吐。福德捧着一个脸盆,跪在榻旁,接着太子的呕吐物。

琳琅公主关心地走向床边。而此时凌绝尘双目倏地一睁,贴着太子背部的双手猛一用劲,催向太子的体内。太子仿佛要吐出心肝肺肾似的,哗啦哗啦狂呕不止。

脸盆中的呕吐物越来越多。突然,琳琅公主瞪圆了眼睛。原来盆中的呕吐物中,又不少细长的虫子,骇人地扭动着。

琳琅公主捂住了嘴巴——这些就是导致太子弟弟一天比一天虚弱的罪魁祸首?这……也实在太恶心了!琳琅公主虽然心疼弟弟,但看到这一幕,再加上空气中飘着的味道,忍不住干呕起来。

顾夜早已挂上口罩。口罩中点了些月季花的精油,隔绝了不好闻的味道。

直到太子殿下再也呕吐不出什么来,凌绝尘才收手运功调息。

琳琅公主走到榻前。太子弟弟此时脸上虽有倦容,脸色却不再是枯槁中带着几分苍白了,精神看上去也好了几分。

顾夜往太子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对福德道:“那什么,福……福总管,去给你们家主子弄一盆洗澡水,把他清洗干净扔床上睡一觉。”

“是,小人福德遵命!”福德公公又贴心地把自己名字说了一遍。一开始,福德以为小神医不把太监当回事儿,才会总记不住他的名字。后来发现并非如此。

小神医对他,甚至是东宫最微不足道的小太监,都很和气,没有半分看不起。但对于他们的名字,要么记不住要么弄混。刚刚小神医还唤小郭子为“小桌子”呢。

唉,果然人无完人,小神医样样都好,怎么记人名这么费劲呢?

凌绝尘的脸上,也带着几分倦意。顾夜用帕子给他擦去额头的汗珠,“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表示嘉奖——老公出了大力气,该奖励还是要奖励的。

琳琅公主和正巧这时候睁开眼睛的太子殿下:……

琳琅公主心中的想法是:这两口子,也太大胆太豪放了点吧?亲亲都不避着人的吗?

太子殿下这才真切地意识到:小神医已经名花有主了。唉!为什么不是他早些遇见她呢?

凌绝尘要是知道他心中的想法,肯定喷他一脸:再早,能有他早。他跟小叶子,那可是前世的缘分!想挖他墙角,得有那个本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