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贪婪兄长(1 / 2)

加入书签

姚氏被女儿怼得头痛。

这孩子也不知道像了谁,脑子脑子不够灵光,脾气脾气犟得不行。

平日里也没见她嘴皮子有多利索,唯独和长辈顶嘴的时候,一张小嘴叭叭的能把人给气死。

“不过是个小玩意儿,也就是你这样的小姑娘家才会当回事。”

桓琼道:“两把金斧子足有一斤重,值不少银子呢若真的只是个小玩意儿,大嫂这几日又为何要拿辉哥儿作伐”

姚氏在她额头上戳了一指头:“我就说呢,也没见花氏对你有多好,怎的就这般巴着她

为了一个刚认识没几日的堂嫂就与自家亲嫂子作对,你真够可以的”

桓琼并不否认,花晓寒送礼物给辉哥儿却不送给苓姐儿,这件事情让她十分解气。

并非她有多在乎甘氏和辉哥儿,纯粹是看见小许氏吃瘪就觉得高兴。

但要说她为了这一点高兴就偏向花晓寒,那倒也不至于。

人与人之间相处,也是讲究眼缘的。

桓琼也不知自己的眼睛是怎么长的,就是看花晓寒格外顺眼。

反观萧姵,桓琼惊艳于她的美貌和独特的气质,却又不敢与她靠得太近。

所以听说母亲厚此薄彼,她忍不住就想替三嫂打抱不平。

姚氏又叮嘱了女儿好半天。

“你的两个新嫂子都不是轻易能够得罪的,尤其是弋阳郡主。

假若你能把她哄好了,根本不愁寻不到好亲事。”

桓琼小脸有些发热:“娘,二嫂和三嫂都是京中贵女,两人的年纪也差不多大,出阁之前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我喜欢和三嫂来往,但也并不妨碍与二嫂交好啊。

若是能够同时得到她们两个的喜欢,好亲事还不是任凭咱们挑选”

见女儿依旧这么天真,姚氏真是不打算把自己的计划同她说明。

她拍了拍桓琼的小脸:“琼儿的话很有道理,你二嫂和三嫂的院子不过一墙之隔。她们关系又好,你把果子送去鹔鹴园,其实也就是送去给她们两个一起享用。”

桓琼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娘,最近天干物燥,每日起床时嗓子都又干又疼。

若是父亲再寻到好的果子,您也给我留几个。”

姚氏被她弄得好气又好笑。

“娘最疼的就是你,啥时候舍得亏待今晚我还特意吩咐小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几样菜。”

桓琼笑着挽起她的胳膊:“娘对我最好了。”

姚氏站起身,母女二人一起去了偏厅。

用过晚饭,姚氏派身边最得用的丫鬟和仆妇,陪同桓琼一起去了鹔鹴园。

桓琼很快就与花晓寒熟稔起来。

但萧姵给她的感觉却和之前差不多,人是比之前熟悉了,却依旧无法真的靠近。

眼看着就到了三月底。

不到十日砸进去几千银子,姚氏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

她把丫鬟们全都支使出去做事,盘腿坐在宽大的床上,打开了装银票的小匣子。

清点了一遍又一遍,她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

到了她这个年纪,什么情情爱爱都是虚的,唯有抓在手里的银子才是最实在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