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要勇于交白卷(1 / 1)

加入书签

“呼。”凌央眼见金光恢复才稍稍松了口气,却不敢怠慢半秒,“还剩什么,什么?”

“标识。”张柏青其实也不比她淡定多少,只不过勉强稳住了语调。

“标识?是不是密室门口的符号?”萧家人的中二病都很严重,除了他们自己,谁会在意这些,谁又会把这些弄成机关?

景公桓一直在向其他两层的同僚转述这里的进展,所以祁成他们也知道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这只是入口而已,不会太难的,想得直接点,不用太复杂。”

“哈?直接点?我直接上手画吗?”凌央能搜过出来的,真的就只剩下每个密室门口的三角符号了,那算不算所谓的标识?

就算是,她也忘了那些三角图案具体长什么模样啊!

金光已经再一次转为红光,凌央实在是不能再等,她重新把自己沉浸在洛晓的角色里,用对方的思维去回忆。

她必须想起来,这些都是洛晓在乎过的细节

凌央直接竖起手指,在石柱凉嗖嗖的岩壁上画了一个三角。

红光依然存在,她紧接着又在三角里面再画了一个小一号的。

一大一小两个三角符号重叠,这是属于【裹尸】的标识,没错,但红光没有再次转为金色。

它直接灭了。

很快蒋迫的声音就从耳机那头传了过来,“到我们了,亮了,c面。”

“好好好,先看看是哪个,是不是【狼嚎】?”凌央寻思着这大概是个倒序。

“没错。”蒋迫让朱箬把石柱上的字大致看了看,然后把凌央回忆起来的关键转述出来,选中正确的石板按下,最后再画出属于【狼嚎】的标识。

凌央也渐渐找到了“答题技巧”,她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洛晓,强迫自己去用洛晓的角度思考,以让对方的努力产生价值。

其实万俟皇陵的设计并不难记,因为萧家人很注重形式,他们的设定基本上都是模式化的,密室里的元素几乎是两两对应,只要回忆起其中之一,便能推断出另外一份。

比如氛围这一项嘛,凌央只简单理解为地板的颜色,因为这一点洛晓就挺看重的,还跟凌央分析过不少次,说对应的两个房间,地板配色其实是同一个风格,只不过一个用了金属色,一个并没有。

例如红色与紫色的【裹尸】,和红色与紫铜色的【狼嚎】。

凌央那时候只觉得洛晓在胡诌,没想到她讲的全是知识点啊,要考的!

谁会想到进个壁窟居然要懂一座皇陵的设计理念?这地方很明显只为当初参与过皇陵建造的那批萧家人开放吧。

凌央喝了口水,维持着洛晓的思维方式,她对于其他元素的记忆都还算清晰,只不过三角标识这一项确实有点难回忆起来,毕竟每一个符号都由且只由三角形组成,颠来倒去的,很容易记岔。

还好幸会门八个当家,七个密室,却只有六个符号,【飞沙】的房间没有标识。

而【飞沙】这一题刚好递到了第一层凌央的手里。

这机关的顺序是倒着出题,顺着解题,所以轮了两次过后,最后一个关卡又回到了第一层的石柱上。

“没有,真的没有,我确定。”凌央按下属于【飞沙】这个密室的氛围选项,黑金色嘛,因为是第一个遇到的密室,凌央记得很清楚,“但是没有的话,我应该怎么表达,打个叉吗?”

“是第一个房间,说不定是被前面进去过的家伙破坏掉了?”祁成不得不开始担心,因为干什么要缺一个标识呢,萧家人那么会编,总不会在这里想不出应该画个什么样的图案吧。

“闭嘴,别想了,我都按好了,是死是活就这样了。”凌央后退一步,决定什么也不往上画,就交白卷。

她招招手,示意其他人靠拢自己,要是真的错了,【飞沙】其实有小三角,只不过被某个手欠的弄掉了,那便只能打起精神,准备抗击错误所带来的惩罚了。

三棱石柱的浮光再一次灭了。

“是对了吗?那——”凌央脚下的石板开始疯狂震动,“啊,错了?”

谁都没空开口回应,因为每一层的地面都在崩塌瓦解,而且空间整体还在旋转。

凌央咚隆一下没站稳,直接坐到了地上,干脆也不起来了,就保持着坐姿等待着异动过去。

她根本就看不清楚这里在发生什么,整个空间摇得厉害,估计就算是宇航员也能被晃得晕头转向。

巨响和摇晃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左右才随着一声咯噔止住了动态,众人于烟雾缭绕中定睛一看,发现整个空间的三层居然合并在了一块,他们会师了。

每一层的地面都只保留了发光柱前方对应的面积,而其他位置的石板全数瓦解消失,合并后的三个层面严丝合缝,一点重组的痕迹都没有。

“咳咳咳咳,我差点掉下去我!”陆霄心有余悸地左看看右看看,还没站起来呢就又被地上重新出现的动静晃得一歪,往后撞到了蒋迫身上,“怎么回事,还来?”

这合并成了一层的承托台再一次动了起来,但这一次得幅度很小,也很稳定。

“它在往下。”祁成跟凌央一样,安于坐姿,“我们启动了机关,要去入口了。”

“噢?”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无非是想知道这承托台需要降多久的时间,需要降多长的距离。

“我不清楚,总归不是海底两万里。”祁成摇了摇头,“深潭底端,应该离我们本来的位置少说也得有”

祁成感受了一下承托台下降的速度,然后估出了一个数字,“一个半小时左右。”

“哈?”凌央缩了缩脖子,虽然这个承托台确实下降得比电梯慢上许多,但一个半小时也太久了些,“咱确定不是要去地球的另一端?”

“少贫,这机关挺简单的,你不要膨胀,大家都不要膨胀,我们才刚要去入口而已,整理一下,做好准备。”祁成拍了拍手,示意大家悠着点,静待这个承托台下降。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