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炸弹快递(1 / 1)

加入书签

旅游结婚的第一站,是到兰州去拜见,从未见过面的岳母岳父。

有道是女婿半个儿,丈母娘见了不想儿。因丈母娘不在家,先见着了老丈人,总来点小小考验,石老师对这个女婿还是满意的。

一个电话,家里来了一个快递,取来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由于石老师没有网购,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石妹接过快递往茶桌上一放,先拆开缝口线,双手将包装袋往下一扒,露出了两瓶精美胡芦形的瓶子,这还用着去辨认吗,两瓶子酒。

“爸,是两瓶酒。”石妹看到后当然开心的笑了。

因为这两瓶酒,对他们家来说,太有意义了!因为石妹与武文刚举行了婚礼不久,旅游结婚第一站回兰州老家,就遇到了有人送酒上门,值得喜庆的兆头。

“我没有网购,更没有想到要买酒。”石老师对着女儿道:“丫头,打个电话给你妈,问她一声。”

石妹赶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手的温感之下亮了屏,点了上面的一个电话号码。

“喂,是丫头吗?”那头马上传来声音。

“妈,你网购了没有?”石妹急着问道。

“丫头,你一打电话,怎么就问这事?”显然是纳闷。

“今天爸收了一个快递,是瓶酒。”石妹做着原委解答。

那头迟疑了一会:“丫头,你在哪里?”

“妈,我回家了。”石妹马上回话。

“你爸在家。我没有网上订购,快递,烟酒是违禁物品呀。”石妹她妈的语气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石妹抬起头来:“妈没有网购,烟酒是违禁传送物品。”

这马上引起了武文的警惕来,赶急靠近茶桌,一双手各捏着一个酒瓶,在耳根边,各摇晃了几下,有震动感,听到了里面有轻微的磨擦声。

这声音不对劲,扭动着了几下脖子,几个跨步跑到阳台,将两酒瓶搁在阳台的扶手上。起紧着返回了客厅里,打开放一边的行旅箱,取出他的装备……

“武大哥,你这要干什么呀?”石妹跟上跑下的问道。

“我怀疑酒瓶里,有问题,我将要把它送走,送得远远的。”武文一边弄出背包里的东西,一边回道。

“酒瓶里有问题,别神色紧张了。”石妹不以为然的。

“石丫头,你还记得刚到首都那次,在旅店里遭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袭击的事。”武文拿出了他那些鬼怪的装备,

为了争取时间,两手臂只装上羽翼,边扣紧每个环节,边块步到了阳台。石老师和石妹惊受怕的跟着来到门口,只见武文用嘴咬住系在瓶颈上的彩带,随着身体轻轻上窜,跃到了扶手上,张开两翅膀,人身往前一倾,跃落了下去。

“啊!”只闻到石妹惊讶得大叫一声,再念着:“武大哥!你这样做不危险吗。”紧跟着扑向阳台的拦杆。

在后面的石老师也担心地念着:“这小伙子,怎么跳楼了!”

石妹看到了的武文,并不是一直坠下楼去的,而是见他展开的翅膀,从高耸入云,一排排高楼大厦之间,快速的滑翔,飘着似的飞走了。他飘然离去的身影很快,不一会被摩天大楼给挡住了。

石老师见到后,念着:“这小伙子会飞,太有本领了!”

石妹回过头来答道:“爸,武大哥是极限运动学院的总教练。”

“怪不得,他会飞!”石老师肯定对这个女婿有慨叹之言。

武文口里叼着两瓶酒,在能见度不远,这座城市的上空,凭着观看到的灯光,寻找着一个空置的去处。在右前发现有一个平面,五光十色的灯光之下,映衬着一圈圈的波澜,像是小河或者小湖泊的地方,飞行过去,在上面一松牙齿,两酒瓶随即坠落了下去。武文赶紧着飞离了开去,在上面好像听到咚咚的两下掉水里的响声。

紧跟着听到了,嘭!嘭!的两声爆炸,借着在水面的灯光之下,看到了溅起很高的水花。两个酒瓶里面装来炸弹,多亏武文警惕性强,如若两枚炸弹,在客厅里爆炸开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站在阳台上的父女俩,也许闻到了远处那炸开的响声,和爆炸时发出的闪光。不一会,从朦朦胧胧的灯光下,看到武文飞回来了。

石妹是欢天喜地的,向那招着双手喊道:“武大哥,向这边飞来!飞过来……”

在空中,视觉效果特好,比较容易记住归巢的方向。当石妹感到一线劲风刮过来之时,飞起的武文己经到了自己的眼前。“啪啦”的一声,两只翅膀搭在阳台的扶手上,停顿了一会,随着身体往上一纵,翻过拦杆跳了下来。

石妹笑盈盈的说:“刚才,听到了两下爆炸声。”

“当我把两个酒瓶扔下去,下面是一个水面,紧跟着就爆炸了,瓶子里塞有炸弹。”武文眨巴了几下眼皮。

“酒瓶里装有炸弹,是谁想暗害我们?”石妹口里念着。

“那想暗害的人,肯定是冲着我来的。”武文回念着。

“这已是,第二次遇险了。上次在旅馆,我遭两个人无缘无故的袭击。”石妹接着念着:“如若是冲着我来的话,商场上,我没有得罪谁呀,为什么要痛下杀手呢。”

“回客厅吧。”石老师说着,先转过身回客厅了。

接着武文和石妹从阳台,一起进了客厅里。

“丫头,两瓶酒,为什么会是两颗炸弹。幸亏你难得回家一次,不然的话,我们这个家就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了。”虽危险排除了,但还是引起了石老师的担心害怕。

武文安慰着石老师道:“请您放心,我会将今天发生的事,向当地政府汇报的,加强对市民生命安全的保护。”

“发生这件事,与你们俩回家有关。我们年纪大了,有个什么不幸……”石老师慢条斯理的说。

石妹夺过了她爹的话:“爸,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丫头,别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想使阴的暗的,防不胜防啊。”虽引起进一步的害怕情绪,但石老师也不是容易被恐惧吓唬的人。

“石丫头,赶快打开手机,”武文说着。

“干什么?”石妹不解的问道。

“刚才的爆炸声,肯定会引来警察的追查,在地方网上,会征求市民提供现索的通知。”武文看着石妹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在手的感温下,开启了屏,点开了地方在线,上面打出今天发生爆炸声的在线新闻,下方有警方向市民征求现索的栏目。

石妹听信武文的,便将关于那发出的爆炸声,与他们家收到的一个快递有关,两酒瓶里塞有炸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