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钳(1 / 2)

加入书签

华夏四年,7月27日,荆湖北路,沙洋。

自襄阳往南,汉水先大致向南流,又折转向东,整体呈“L”形。沙洋就位于这个L的拐点附近,再往西南百里就是重镇江陵府,地位重要。这十年来,沙洋已经反复易手多次,先是被南下的元军攻占,前几年又被自洞庭北上的宋军收复,如今,又一支强大的军队出现在了它的外围。

“怎么回事?”

沙洋守将魏良站在城头上,看着东方河上数不清的船只,心脏直跳。

“是夏军的船……但不是还要几天才会来吗,为什么提前了?”

在长长的汉水之上,一连串船只望不到边,皆挂着夏军的旗帜,整齐划一,令人不寒而栗。

“轰……!”

魏良正迟疑着要不要派人去问个究竟,一轮炮响便自河上一艘领头的驱逐舰上传了出来。不过声音中平,并非是真正的炮击,而是低装药的礼炮。

不过这响声依然让岸上的宋军胆颤,猜测着这些不速之客的来意。见已经有船靠岸开始把人放下来了,魏良一跺脚,招来一个部将,道:“快,带人去问问,他们是意欲何为?”

部将硬着头皮点了一队兵出城往河边的码头去,远远的只见船上一批批地下来雄壮的大兵,心中惊慌无比——天哪,夏国这不是要对大宋动手了吧?

他左右看看,见哪个都凶神恶煞的,不敢接近。但夏军有哨兵在外围巡逻,见了他们主动寻过去,问道:“你们是沙洋守军?有什么事吗?”

部将立刻笑道:“是是是……弟兄们,你们来我们沙洋,不知道是所为何来?不知可有要我等效劳的?”

哨兵摆摆手道:“我们是第二重型旅,不在你们这儿久留,很快就往江陵去了。你们不要多事,守好城池,不会有麻烦。”

第二重型旅本就已经收拾好装备,在襄阳集结待命,昨日上面的命令一下,便直接乘船顺流而下,今日便到了沙洋。按照本来的计划,他们应该是一路乘船先前往仍在高达控制之下的鄂州,再沿长江西进。这条路线不折腾但耗时较长,但现在军情紧急,中原师指挥部就临时更改了计划。船队抵达沙洋后人船分离,船继续沿预定的水路前进,而人员和轻装备则走陆路前往西边的峡州,尽快开始战斗。

部将并不知道这背后的调调,得了个过得去的答案,就匆匆回去复命。

与此同时,夏军却并不在乎他们怎么做,上岸整理好队伍后,就绕城而过,向西行去。

城头,魏良看着这井然有序的人马浩浩荡荡经过,嘴角一阵抽搐,拳头捏起放开,最后还是叹了一句:“罢了,等他们走后,往京湖制置司送封急报去吧。”

……

夏军的突然进入,引发了驻江陵的京湖制置司的轩然大波。

京湖制置大使李芾对此很是不爽,却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一来打不过,二来数年前在洞庭湖,他还是借助了夏军的帮助,才得以北上占据江陵,隔绝了巴蜀和湖广两部分元军之间的联系。

所以,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夏军在自己的地盘上自由行军。

夏军行动极快,先是抵达江陵府,在当地征召了一批船只和熟悉长江水文的船工,然后便到了门户之地峡州。

巴蜀与湖广之间有重重大山阻隔,山间几乎没有陆路可以通行,唯有长江水路沟通内外。这段山间水路又以中央的奉节县为界,分上下两部分,上游重庆-奉节段水文情况相对较好,而下游奉节-峡州段水流湍急而多变,沿途多暗礁浅滩,有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三座险峻峡谷阻碍,航行极为困难。

这些年来,元宋双方就是以这三峡段为天然阻隔,互相对峙,上游的下不来,下游的上不去。当然他们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就这么各守一端,混吃等死。

平静的局势直到现在才被打破。

8月1日,峡州,夷陵县。

“终于到这一天了啊……”

长江东岸的码头区,“三峡汽船航运公司”的经理罗八五看着夷陵城外新立起来的大片军营,感慨无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