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冠军晚宴,终归国!(二合一)(1 / 2)

加入书签

“知道在你拿下今年的澳网冠军后,各大电视台与报刊现在讨论的最火热的是什么吗”

澳网决赛日之后的第三天,傍晚,集体前往冠军晚宴地点的车上,威廉笑呵呵地询问兰逸飞。

对了,顺带一提,兰逸飞的老妈与老姐终究还是没有参加这项夺冠的庆祝活动。在昨天一天的外景拍摄、携带奖杯的写真结束后,亲友团三人决定一起返程。

这无形间让兰逸飞有了更多的时间与空间去和自己的团队成员交流也无形间意识到了某些人耍的究竟有多嗨。

反正他算是搞清楚了一个道理:不管站在自己面前的同伴平常表现的有多稳重,也绝对不能低估对方放开撒欢的疯狂程度。

是的,毕竟像比尔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接受着“夜店文化”、“派对文化”熏陶,成长起来北美青年。

兰逸飞此次夺冠,和绝大多数其他球员的赛后庆祝活动不同的点在于人家是球员自己带领大部队通宵玩闹就算费德勒这种不去夜店的也得喝一晚上酒;

他这边则是大部队撇开正主,刚好去玩个尽兴。

就连威廉这种素来对团队要求比较严的领袖,都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他们干这行一辈子,统共能辅佐几个球员拿到几个大满贯冠军

念在这样的种种事情,兰逸飞下意识地回答自己的经纪人道:“是不是又在抱怨找不到我的身影”

威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你是指那些蹲点的记者吗他们还好啦,反正今晚肯定能找到你问个尽兴。”

“这样,我给你一个提示。从今早开始被讨论的比较火热的话题,有关你、有关玛利亚、有关你的那位女性朋友、甚至还有关德约科维奇以及纳达尔。”

兰逸飞的心里霎时间“咯噔”了一下:不好,该不会一帮人都跟自己的老姐一样无聊,非要拱火凑cp吧

玛利亚,不就是莎拉波娃吗

兰逸飞扪心自问,他是对赵星凝有些好感,可他当阶段仍然必须得如履薄冰继续奋进、扑在网球事业上保持地位

至于那些女子网坛的香馍馍们,简直更扯了,他从来就没怎么关注过她们除球技以外的部分。

“这简直不是提示,而是明示”

兰逸飞苦恼地挠了挠头,看到坐在自己前排的比尔等人还在醒酒状态,压低了声音反问威廉:

“难道还能是猜测我们几个谁的球技最棒说吧,这次那帮狗比小报纸是觉得我配得上玛利亚、还是有机会、还是配不上”

见自己的球员都这么问了,威廉也不卖关子:

“之前嘛,莎拉波娃一直被传和小德有些苗头,结果这次你把人家小德白马王子的地位给抢了,各大资本可不得继续扶持几个话题,把澳网给圆过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

兰逸飞微微摇头,继续问道:“可是怎么还能扯到我邀请来的朋友,以及纳达尔”

威廉斟酌了一下:“主要还是你那位朋友也被挖出来了其球员身份,嗯,世界排名500,华国本土数一数二的新秀,我说的没错吧”

“可恶,我就知道总有人想搞大新闻”兰逸飞恨恨地啐了一口。

虽然暂时还把握不到妹子的准确意思,可是被那些媒体这么一搞,总有种自己把人家给害了的感觉。

威廉显然无法t到兰逸飞的微妙心理,因此继续解释道:“这样一来,你和纳达尔的处境倒颇有几分相似。”

“西班牙小子的年龄没比你大多少,一直以来表现的就像个纯情少年,最近却被传出来在与丹麦甜心少女沃兹尼亚奇私密约会。”

“如此类比,你和纳达尔都是年轻有位的男子单打大满贯得主,同时又与低排位的女选手关系不浅。”

兰逸飞无奈地双手揣兜:“那么这是真的吗纳达尔那里”

威廉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微笑:“据我们这行的内部情报所知,的确是假的,人家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但是你也架不住它越传越离谱啊”

兰逸飞叹气:“唉,得了,感情我们就一对儿难兄难弟。”

“今晚我会尽力配合他们表演但也仅此而已了。虽然拿到澳网冠军的喜悦一时半会儿消不掉,但我更想回国一边休息、一边备战、一边消化。”

威廉这会轻轻点头,表示赞同。备战指的是后续强制高排位球员参加的大师杯,也会是兰逸飞即将上演的戴维斯杯首秀

虽然他并不觉得戴维斯杯对兰逸飞而言会有多凶险就是了。

为国争光这更像返回亚洲的一亩三分地欺负小朋友才对吧

镜头回到2008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冠军晚宴。

虽然参加者不乏各界名流,赛事方面也相当重视兰逸飞,一点没有让莎拉波娃把现场的风头全都抢走今年收视率与营收结果出来了,华国贡献了大头,但兰逸飞仍然感到些许不自在。

这种不自在的来源不是别的地方,恰恰就是他今天晚宴的“唯一指定女伴”,玛利亚莎拉波娃。

天呐,我之前的臆想还是出现了偏差兰逸飞在笑容洋溢地与莎拉波娃各自捧杯合影之后,如此在心中哀叹道。

原来好事的媒体不是始作俑者,这种冠军晚宴的传统才是男单女单、男双女双,一一配对的想法简直太“天才”了

想归这么想,兰逸飞作为崛起速度快、目前的一满贯选手,在莎拉波娃面前倒也丝毫没露怯。

毕竟再怎么说,身边这位俄罗斯美少女的网球成就也没超出他太多。两人在现阶段的地位还是很接近的。

该聊聊、该笑笑,举止得体,完美兑现了他先前“会努力表演”的诺言。

而随着晚宴进行到中后段,兰逸飞在上台进行qapapa环节时也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放松起来,甚至和到场的嘉宾们开起了玩笑。

“这个问题是我替诺瓦克问的,兰逸飞先生你是否觉得今天和玛利亚小姐共同铭记了职业生涯的重要一刻,是赢下澳网决赛的意外之喜呢”

兰逸飞挑眉:“问得好,其实在赛前,玛利亚已经夺冠之后,我和诺瓦克就简单交流过,当场便达成了一个共识。”

“不管谁拿到最后的冠军,相信都会遭受莎拉波娃的气场与颜值的碾压。刚刚合影拍照,大家眼睛盯在哪里,相信也不用我多说了,是不是”

兰逸飞意有所指地揶揄着场下的绅士们。

这可不是自嘲好吧。虽然他承认,自己穿上正装要型有型要样有样,俊俏程度根本看不出来是个打球的,怎奈这世界上最禁不起的事情就是对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