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心情不错(1 / 1)

加入书签

顾莳甜早知他会如此,每次一说起小棉袄以后要嫁人这话题,他整个人都要暴躁起来了。估计等珠珠七八岁开始,他就得处处防着那些小小子。真等到了珠珠可以说亲的年纪,整个京城的适龄少年都得被拖出来被他审判一回。

她甚至可以想见,再出色的少年在他眼中都是配不上自家小棉袄的。

顾莳甜现在只希望到时候珠珠的驸马,不会被爱女如命的楚九州给吓坏。

楚九州咬牙切齿的,很快就强迫着自己不去琢磨这件事,不然的话他现在就得被自己的想象给气炸了。

顾莳甜眼珠子一转,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到时候谁家小子能娶了咱们家珠珠!哎,不如我们早些相看起来,若是早些观察,说不定能早些选几个合适的人选出来,到时候可以让珠珠仔细的挑。”

楚九州气的眼珠子都红了,一口否决:“不成!绝对不成!珠珠才这么点大呢,相看什么相看?等她过了二十岁再嫁人,至少还有二十年呢!等二十年后再讨论这件事,现在想也不要想。”

顾莳甜没绷住,哈哈笑了起来。

至于二十岁之后再成亲这种事情,她还真相信楚九州能干的出来。不过二十之后稍稍晚了一些,十**岁倒也勉强可以。

所以等自家小棉袄早早被人拐跑,十七岁就嫁人的时候,楚九州和顾莳甜几乎都想要抱头痛哭。

当然最后是没哭上,不过楚九州让那个拐走他们家小棉袄的臭小子欲哭无泪。

所以说岳父大人这种生物,当真是天底下最为可怕的存在了!

这都是后话,此时的楚九州还在琢磨着要让自家小棉袄是二十一二嫁人好,还是二十五六嫁人更好。顾莳甜倒是没再多想,她下午睡的有些多,现在心情又好,一时半会儿的也睡不着。

说起来夫妻二人虽然每天都会小聊片刻,可今日的心境却是不同。与今天相比,就好似他们之前一直都间隔着一层薄雾。

两人相处之时只会分出小半的时间说一说孩子的事情,余下的时间说的全都是他们两人想要告诉对方的事情。这也是两人互相磨合之后才有相处方式,若是只将孩子挂在嘴边,他们之间的感情说不定就会越来越淡。

不管是楚九州还是顾莳甜,自然也都是不愿意夫妻二人生分了。

顾莳甜说了说自己接下去的打算,她之前是懒得慌,大概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忽然又来了动力。她打算在京郊买点空地,最好是能连着山的。到时候种上一批桃树,再种上梨树之类的,最后还得再种上一批梅树。

“不止是读书人,就是各家的姑娘夫人也都喜欢。到时候住上一晚就收他们一笔银子,若是他们喜欢的话,再让他们自己认领一棵树。”顾莳甜美滋滋的道,她可清楚那些夫人姑娘的小心思了。向来爱攀比,别人有的她们也得又,别人没有的自己得先拥有。

一棵树当然不稀奇,她们若是喜欢可以种上满庄子的树。但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认领一棵树,细心养着的话,若是能将与自己不对付的那些人给比下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楚九州点了点头,这话说的倒也没错。世人多是如此,尤其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不能比别人差是必须的,比别人抢先一步拥有则几乎是所有人都希望的。

顾莳甜惋惜的道:“只可惜京城太过寒冷,我听闻南方吃的素油多半都是菜籽油。冬日种下,来年开花。待开花之时,放眼看去皆是一片金黄,煞是好看。油不油的先不说,若是这漫山遍野皆是金黄色的花儿,想必也能吸引不少人。”说起来她自己也是有些想看的,就是看不着。

楚九州有些心疼:“再等一等!等楚小七大一些能扛事儿,珠珠和阿彘也长大了一些。到那时候,我陪你去南方走走。”他其实也知道阿梧更喜欢自由一些的生活,可是嫁给了他之后,所谓的自由就大打折扣。

他现在能做的其实很少,内忧外患,他也的确没法轻易抛开这些事情陪着阿梧到处游玩。也只能再让阿梧受些委屈,为了他再多等上一等。

顾莳甜其实还真不在意这些,她的心从来都是自由的。而这份自由是她自己给自己的,也是楚九州给她的。

所以,暂时的不自由又能如何?陪着楚九州慢慢的扫清所有的障碍,陪着他逐一实现他的梦想,她觉得也挺有趣的。

楚九州极少将自己的内疚表现出来,倒不是不重视,而是这些事情若是总拿出来说嘴,到最后反倒是会显得廉价。

这事儿提了提也就算了,该记在心里的都会记着。

顾莳甜将自己的想法稍加整理了一番,次日就让人给许风送了过去。买地这种事情,自然也是要交给许风的。不过她庄子附近的那些庄子都是有主的,就算是有人愿意转手,可地方实在是太小。

许风的建议是,往周边村子那儿看。最好是买荒地,若是能有连着的荒山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也不能太远了,至少马车到地方的路程不能超过一天。不然的话,会减少不少客人。

这些建议也都在情理之中,顾莳甜也不多管,全权交给许风处理。

余下的时间则是都在的等着听突砺那边的消息,不过突砺那边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一直都没什么回应。

连着数日的期盼落空之后,顾莳甜就逐渐没了兴趣。

其实也不是毫无消息,只是楚九州的态度很是强硬。要么低头,要么别来。而突砺在收到回信的时候,却正好又因为有两个一直都老老实实的小部落,这一次给突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甚至还有几个突砺人死在了对方的手中,只是突砺并无实质上的证据。

因为如此,突砺还真没法将全部心思放在这一次的出使的事情上。

不过等突砺的那点事情过去之后,终于给大楚又送了消息过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