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男人绷着脸,极其冷淡地道“还可以。”(1 / 2)

加入书签

江景铄在办公室,处理文件没多久,就有些走神了。

那个虚情假意的女人,被南顾尘叫回南家,也不知道如何了。

陆沉发现江景铄,频频地皱眉,还以为他怎么了。

“你对她了解多少?”

忽然间,陆沉就听到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

“谁啊?”

对于这样没头没尾的问话,陆沉脸上是明显的疑惑。

“南晏姿。”

“您是说夫人,”陆沉略微思索了片刻,才道:“夫人看着温柔漂亮,为人挺好的。”

温柔漂亮?

江景铄深深地瞥了眼助理,南晏姿的美,是帝都出了名的。

要不是废柴花痴的称号,恐怕追求她的人,会如过江之鲫。

至于温柔,江景铄可没有觉得。

虽然她最近变了很多,说话的语调也软和不少,但他知道都是假的。

“南家的事儿,你清楚多少?”

“您指的,具体是什么事?”

江景铄凉凉地望着陆沉,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夫人是南顾尘原配留下的女儿,在南家并不受宠。”

“怎么个不受宠法?”

“但凡是南心悦要的,南顾尘夫妻都会满足她。而夫人,永远是被敷衍批评的那个。”

“还有呢?”

“据说夫人在大学里,被一个同系学长表白过。后来,男生就莫名其妙成了南心悦的对象。”

要陆沉说,这里面肯定有南心悦的手段。

倘若和南心悦没牵扯,他名字就倒过来写。

“同系的学长???”

江景铄的音量,不禁加大了。

陆沉:“……”

我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只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根本没办法收回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