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江三岁的心眼儿,跟针尖一样哟(1 / 1)

加入书签

对于南晏姿的不高兴,江景铄仿佛没有看见。

他对着女人,低低地说:“以后出门,就由我负责给姿姿选衣服。”

完了,发现南晏姿没有回应,又装模作样地问:“姿姿觉得,好不好?”

南晏姿终于忍不住,暴躁如雷:“我对你的穿着打扮,都没有指手画脚。”

“你是不是,太过了点儿?”

她可不相信,狗男人的审美,是出了什么问题。

追根究底,他就是故意的。

江景铄听了,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唇角勾着笑起来。

“姿姿平日不管,我以为你没有这个心。如今看来,怪我不曾问过你。”

南晏姿懵逼,他到底哪个意思?

“我的衣服,全部交给姿姿搭配。”

“包括领带,鞋袜。”

“姿姿满意了吗?”

“满意你大爷。”南晏姿把旁边,之前拿出来的裙子,直接扔到江景铄身上。

然后,她就注意到,男人慢慢地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

“姿姿别生气,”江景铄把南晏姿拉到怀里,只听到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刚刚开玩笑的。”

“你的衣服,还是你来选。”

“不过,还是不能太暴露。”

“难道姿姿想,其他男人都用恶心的眼神,盯着你看?”

南晏姿想象了下,沉默着没说话。

“你也许就是单纯地觉得,某款裙子好看。”

“而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可能不会如此认为。”

“旅游的时候,鱼龙混杂。如果姿姿遇到不好的情况,我要怎么办?”

江景铄承认,他是夸大了点。

事实上,让南晏姿换衣服,除了自己的私心,确实有安全方面的考虑。

毕竟,他们是来旅游,没有带保镖。

“哼,难道为了你的理由,我一辈子都不能穿喜欢的裙子?”

近年来,社会上流传的受害者有罪论,南晏姿是清楚的。

比如。

某些女性被侵犯,吃瓜群众会把矛头指向受害人,说是她们穿着有问题。

甚至连犯罪嫌疑人,也用诸如此类的借口,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

“怎么会?”

江景铄见南晏姿明白,好笑地道:“回帝都了,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就像老话说的,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江家的势力在帝都,若是他们真有点什么,短时间内占不到任何便宜。

而帝都,则截然不同。

南晏姿勉勉强强,接受了便宜老公的话。

只是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会遇见别的女人,人家都穿得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江景铄着实不理解,南晏姿对漂亮裙子的执念。

他带着她,把好玩的都玩了,好吃的都吃了,女人才露出点笑容。

回老宅后,云伊好奇地问了几句,差点没笑死。

全世界每天旅游的人,何其得多,要是都像江景铄,连性感点的裙子都不敢让老婆穿,那治安恐怕就有问题了。

“姿姿,你别被听他的鬼话。”

江景铄:“……”

亲妈拆台拆得太快,有些受不住。

江流看儿子的目光,满满的无奈。

心眼儿小得跟针尖一样,江氏发展的重任,真能放到他肩上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